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谢文雅 > 科学驿站 | 航天员是如何训练出来的正文

科学驿站 | 航天员是如何训练出来的

作者:宋佳 来源:久保田利伸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1-06-15 11:37:58 评论数:

  30岁离开新浪后创业5年的张扬,科学在自己合伙的游戏公司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后,决定不再创业。

而这3%,驿站只是符合我们产品目标客户群的定位而言,驿站还有不少同类型的竞争对手乃至于巨头前辈跟我们去争抢这块市场,所以,在有效的潜在市场只有3%的前提下,一个创业公司把吃下1%的市场作为梦想也就不足为过了。我们将可能以更快地速度搭建起一个服务商与企业客户交易的平台,航天把自身打造成这个垂直细分行业里的淘宝,航天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成为规则的制定者,将具备无穷的想象空间。

科学驿站 | 航天员是如何训练出来的

二、训练平台梦为何也是妄想?的确,训练如果平台能够有足够的流量,那想象空间的确是非常大的,就像今日的淘宝,有了如此巨大的流量之后,平台的每一个犄角旮旯可能都有生财的门道。哪怕最终测算下来,科学1%的比例没有问题,但作为一家初创公司,我们想要在两年内吃下1%的市场。在这个细分领域,驿站人老美的标杆企业可以干到40%的市场份额,驿站就算我们刚起步,比他们差一点,两年内,只吃下1%的市场,我们也能服务有10多万的目标客户。

科学驿站 | 航天员是如何训练出来的

我们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市场变化太快,航天我们要学会拥抱变化。问题出在那儿?思考1分钟,训练计时开始……妄想二:训练我们要去搭建一个平台,做规则的制定者后来,boss们可能也感觉这条路走不通,为了寻求出路,公司高层决定进行转型:从企业管理服务商转型为服务商的服务商。

科学驿站 | 航天员是如何训练出来的

而我们的这套系统给了这些服务商之后,科学可以大幅提升这些传统服务商的竞争力,他们只需要做存量的转化即可。

我们当时就想着,驿站平台一旦成型,驿站将很快可以达到一个比较大的规模,流量大了之后,我们就可以成为规则的制定者,到那个时候,我们赚钱的门道就多了,对上游,我们每一条产品线都可以收供应商的佣金;对中游,我们可以收取企业服务商的年费、月租费、增值服务费、广告费;对下游,我们可以收取咨询费;另外,我们还可以引入第三方的金融服务商,做互联网金融……就这样想着想着,我们越想越来劲,甚至有些信以为真了,所有的工作都按照平台的思路去推进,就仿佛我们已经是一个流量巨大的平台。航天这种扭曲甚至影响到了那些正常做着盈利生意的经营者。

尤其重要的是,训练这些在定义层面的成功,是否真是你想要的成功?不要不假思索地接受那些人人都正接受的字面意义的成功。显然,科学也没有任何融资消息,没有种子轮,A轮,B轮。

他们本只想贷款稍微扩大一些规模,驿站结果被要求十倍百倍的增长。这是欠了一笔债务,航天从今往后,你只能接受这种随之而来的「唠叨」了。